慷慨赴死为鬼雄

慷慨赴死为鬼雄

——司马迁为死者作传用意的探讨

 

被鲁迅誉为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《离骚》”的《史记》,塑造了许多光辉的人物形象,为人们所称道。近读《史记》,发现了许多悲情人物,他们为了自己的“道”,坚守自己的气节,坚持自己的理想,坚决捍卫自己的独立人格,即使自己的事业失败了,他们从容赴死,绝不苟且偷生。正如作者在《报任安书》中所说的那样,“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”。这些悲情人物寄托了作者的理想与信念,作者不遗余力,浓墨重彩地描述这些人物的慷慨赴死,是与作者心中郁结的不平之气所关联的。

士大夫之死

屈原,楚国的贵族,楚王的同姓,远见卓识的政治家,他辅佐楚怀王内修政理,外结齐国,共同抗秦。他才能卓著,深受楚怀王信任好器重,是楚国的栋梁。上官大夫、子兰等人,嫉妒他的才能,想在楚怀王面前争宠,于是不断地在楚怀王面前说屈原的坏话。再加上张仪的巧舌如簧,昏庸的楚怀王疏远了屈原,听信这些奸邪小人的话。怀王为贪图眼前一点小利益被张仪所蒙蔽,兵败丹淅,丧失土地,又被骗到秦国当做人质。楚国一天天地衰微下去。屈原幻想怀王有一天能够回到朝廷,幻想怀王醒悟过来,幻想自己被怀王重用,但一切只能是幻想,怀王客死秦国,顷襄王继位,屈原再次被迁,流落到汨罗江畔。渔父和屈原的对话,分别代表了两种思想和生活态度:是出污泥而不染,还是与黑暗势力同流合污?是坚持自己高洁的志向,还是屈从于势利小人?屈原以身殉道,怀石沉汨罗江而死。司马迁以恭敬的态度、深情的笔法描写了一个士大夫的死。他对屈原人品文品给予极高的评价:“其文约,其辞微,其志洁,其行廉。其称文小而其指极大,举类迩而见义远。其志洁,故其称物芳;其行廉,故死而不容。自疏濯淖污泥之中,蝉蜕于浊秽,以浮游尘埃之外,不获世之滋垢,皭然泥而不滓者也。推此志也,虽与日月争光可也。

将军之死

李广,汉代有名的飞将军,后人写诗赞曰:“但使龙城飞将在,不教胡马度阴山。”以骑射名震塞外,他所驻守的地方,匈奴不敢入侵。他作战勇敢,身先士卒,爱护部下,深受士兵拥戴。但这样一位久经沙场、多年驰骋在抗击匈奴前线的将军,竟然没有封侯。李广在最后一次请缨出征匈奴,由于汉武帝任人唯亲,让卫青率精兵袭击单于营地,而让李广绕远道去包操匈奴。李广在途中迷失道路,贻误军机,空手而归。李广不推卸责任,却面临着“军事法庭”的审判。他年已六旬,不堪忍受刀笔之吏的侮辱,随拔刀自刎。

李将军之死,与其说是自杀,不如说是汉代统治者排挤贤能将领被逼而死 ,作者对这位英勇善战的李将军寄予了极大的同情,做出了高度的评价:“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”他是作者心目中敬佩的英雄。

猛士之死

荆轲,一位不畏强暴的猛士,他奉燕太子丹之命去刺杀秦王。他在秦王面前,坦然自若,献上樊於期的人头和地图。当地图打开,匕首露出时,他左手抓住秦王的衣袖,右手用匕首斟之。秦王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挣断了袖子,摆脱了荆轲,“还柱而走”,众大臣大惊失色,莫知所救。荆轲在殿上追逐秦王,秦王在属下的提醒下拔出宝剑砍断了荆轲的左腿。荆轲伤残倒地了,就举起匕首投向秦王,没投中,击中了柱子。秦王又砍杀荆轲,荆轲身中八处剑伤。 荆轲自知事情不能成功,靠在柱子上大笑,两腿张开,两膝微曲地坐着,痛骂道:“事情之所以没有成功,是想活捉你呀,然后要你同我们订下誓约来回报太子呀!”秦王的左右大臣上前,斩了荆轲。秦王吓得很长时间头晕目眩。

司马迁本人虽然并没有对荆轲做出直接的评价,但字里行间充满对荆轲不为强暴、视死如归豪侠精神的赞美,称赞其没有违背自己的良心,使英名流传于后代。

英雄之死

项羽是司马迁笔下最成功的悲剧英雄人物,他犹如一条巨龙,在江海中腾挪跳跃、叱咤风云.上演了一幕又一幕撼人心魄的壮举。巨鹿之战,27岁的项羽作为起义领袖,英勇善战.以坚忍不拔的意志,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,破釜沉舟,背水一战,为灭秦立下了赫赫战功.成为天下瞩目的英雄。

乌江自刎这一悲剧场面,司马迁着意描写拒渡、赠马、赐头等细节。展现项羽宁死不屈,知耻重义的性格特征。经过奋力拼搏,项羽来到乌江。面对乌江亭长的苦口劝说。项羽在生与死、苟活与尊严之间,从容选择了后者。项王笑日:“天之亡我,我何渡为!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,今无一人还,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,我何面目见之?纵彼不言,籍独不愧于心乎?”拒渡时的镇定安详之笑,显示了他“知耻近乎勇”“宁可站着死,不愿跪着生”,临大难不苟免的淳朴、真挚、重义的圣者之气。李清照的《乌江》绝句,高度赞扬了项羽的英雄壮举: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至今思项羽.不肯过江东。”项羽对自己的死,虽毫不在意,但却不忍爱马被杀。“吾骑此马五岁。所当无敌.尝一日行千里,不忍杀之,以赐公”,表现了项王对江东父老的深厚情义。“故人”追之、认之,必杀之以邀功取赏,项羽却慷慨赐头“吾为若德”。这细节出人意料、千古未闻。但项羽谈笑而死,视死如归,却使人“惊动悲慨,千载下如昨日事也”。拒渡、赠马、赐头等细节,形象生动、蕴涵丰富,其中虽有传闻、揣度,但无一不使人感到可信,人情人理,情理兼胜。钱钟书言:“司马迁善设身处地,代做喉舌。”司马迁写项羽之死,打破了“胜者王侯败者寇”的定论,给予项羽充分的肯定。

隐士之死

侯赢,魏国大梁的守门人,年七十。信陵君听到他的名声,亲自驾车拜访。侯赢故意坐在上位,故意在闹市中与朱亥攀谈许久,以观察公子的诚意。当他看到公子的颜色愈恭,真正被公子的诚心所打动,认为信陵君是一个诚信之人,决定为公子效命。当秦国攻打赵国,赵国平原君向魏国求救,魏王怕得罪秦国而观望时,信陵君百般劝谏魏王而没有效果,只好同侯赢告别去赵与赵国共存亡。此时侯赢为公子献上一计:窃符救赵。解救了危难中的赵国,也符合魏国生存的利益。当公子成功之时,侯赢“北乡自刭”以报公子。

“士为知己者死”,人生得一知己足矣。侯赢被信陵君赏识,成为公子尊贵的客人时,他的一世才华才能有所展示。侯赢践行了自己的诺言,以死来激励信陵君,为他送行,何其壮哉!

 

司马迁写了这么多人物的死,如果孤立地去看,就没有什么意义了。但是我们把这么多人物放在一起来看,再联系《报任安书》,那么,这些人物的死自有它的深意。他把这些人物的死,写得那么高尚,那么自由,那么畅快,原因就在于他自己想死而不能,只能苟活于人世。他被人嘲笑,被人玩弄,被人厌倦,生不如死,正如他在《报任安书》中写道:“是以肠一日而九回,居则忽忽若有所亡,出则不知其所往。每念斯耻,汗未尝不发背沾衣也。他只有投入到《史记》的写作中,他才会暂时忘却这一孔子、孙膑、吕不韦等人为榜样,不断勉励自己。当《史记》完成之时,也就是他生命结束之时。他不在苟活,腰斩、杀头、凌迟,他都无所畏惧。屈原、李广、荆轲、侯赢、项羽就是他笔下的精魂。为信念、为理想、为然诺而死,英名永在,浩气长存。司马迁苟活于人世,忍辱负重,却是一种大勇敢,大作为,非常人可比,司马迁乃真正的英雄。